• Japan IVO

Testimonial from Dr. Po-Heng Chuang(莊伯恒)


3rd international RFA training programに参加した 莊伯恒 先生からメールが届きましたので掲載します。

Shiina教授交代用母語寫心得,我寫下我的感想來鼓勵台灣的同好前來學習:

在挪開了繁重的門診,胃鏡及超音波檢查,和順天堂大學國際交流中心e-mail往返10多封才被准許之後,趕緊學習用app訂機票和旅館,終於來到了RFA聖堂朝聖!感謝今年二月APASL時Shimizu醫師曾帶我們去做地鐵,讓我能很快規劃從松山機場飛到羽田機場後,要搜尋“御茶之水”或“秋葉原”站附近的飯店,在app上訂了較便宜的吸煙房,可是也沒什麼煙味。

我歷年來也完成超過1350例消融手術,韓國的Kim教授問我為什麼要來?技術已經到瓶頸了,想來找日本第一解套!而且Shiina教授也在招生指引上指明要experienced main operator,我想他也是想找人比武過招,力求再精進吧!雖然我從未缺席2012年以後TATA舉辦的9場台灣各大醫院的現場示範,也於2014年到浙大一院見識到蔣教授的現場示範功力,然而Shiina教授問了我,有多少人參加?場地多大時,讓我恍然大悟,場次雖多,隔靴搔癢,蜻蜓點水是不夠的,透過螢幕看到的是皮毛,拍攝者取景經驗不足,常常不知道重點,收穫有限。來這邊現場看到全程,您會和我一樣滿載而歸!

剛開始會覺得奇怪,怎會有研討會在週二下午開幕,後來才知道Shiina教授週二早上門診,這個課程是融入他的臨床生活中,其中週三中午吃便當看他們的醫學生和住院醫師排隊上台判讀影像報新病人,帶我們去總查房看病人,也是另一種收穫。

教授週三到週六早上及週五下午做消融手術,前一天傍晚會請病患來模擬預演,床頭貼有病史,床尾貼有用電腦畫好的腫瘤位置及顆數,消融超音波螢幕旁有PACS可以比對,消融過程中針不離手,每個病灶治療也都燒很多針,運用手術床讓病患站起來、翻身及人工胸水、腹水、影像導航、顯影劑超音波等等的手段,細膩的進針把腫瘤原位消融了。第三位內科醫師取代麻醉科醫師站床頭(週六連Hatanaka醫師也下海了),自己做sedation也麻得很好,沒有躁動。隔天傍晚又會檢討治療後剛做的CT,每顆腫瘤逐一檢視,有沒有安全範圍?和哪條細血管關聯?非常嚴謹的預習及驗收。

教授週四下午門診,Ohki醫師授課完來代班,帶我們請病患來模擬預演,幾乎每一位的腫瘤消融都很困難!連Ohki醫師都想知道他的老師隔天會怎麼做!雖然我們有提供自己想看的情況及自己的case study,有人問起他們有沒有挑過病患,他們回答,9位提供觀察的病患,只有3位挑過,其他都是一般轉來的患者。在這裡很容易就見到困難的尾葉及左葉消融,那位我不管是超音波看不到、連進針的角度都找不到的腫瘤(很深,尾葉,在下腔靜脈及脊椎旁)居然都可以消融,神乎其技!

四天半的相聚,還有很多沒有機會學習的。Pre-test和post-test一樣,驗收你的知識,醫學、音波電物理,後者的基礎理論是我比較需要加強的!

在這裡學習非常感謝Sato醫師、Goto小姐與其他順天堂大學附設醫院工作團隊的付出,也感謝韓國Kim教授指導,Kang醫師、廣州中山醫院林醫師與其他6位台灣醫師的熱烈討論,學到非常多!回來台灣之後立刻改head-down為head-up(雖然我的床只能抬高約45度),順利消融橫膈下S4a外突出的腫瘤!期盼明年ACTA我們一起去廣州林醫師那邊開會!

莊伯恒醫師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消化系內科


Po-Heng  Chuang, Attending Physician

China Medical Univisity Hospital


(click each photo to get a large view)


DSC04813
DSC_2129

0回の閲覧0件のコメント